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在民国看风水[甜宠]_ 25.马场惊魂-

时间:2021-01-13 23: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甜橙酱小说我在民国看风水[甜宠] 25.马场惊魂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也就亏得陆曼汝今个儿心情好,又对王沉庚的容忍度出奇的高,两人一路上牛头不对马嘴地竟也谈了一路。

    不过,王沉庚的心也是出奇的塞的,有人看上了他,他的未婚妻居然半点醋意也无,看样子还很高兴,真不知是该先夸她心宽,还是先来声叹息。

    到马场的时间刚刚好,马赛即将开始,大部分人已经落座,倒显得这片场地没有陆曼汝想象中的拥挤。

    环形的跑马场入口处,几匹神采飞扬的赛马扬着蹄,喷着鼻,跃跃欲试的样子看得陆曼汝都心潮澎湃了。

    “王局长。”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传来一声清朗的叫喊。

    王沉庚停下脚步率先回头,看了来人一眼倒是没有开口,反倒是蹙着眉头把陆曼汝掩到了身后。

    “你我也算相识多年,今日见了面连个招呼都吝啬吗?”

    话罢,齐自清不顾王沉庚的冷眼向前走了两步。

    “身后站的是哪位娇小姐啊,怎的,还藏着掖着。”

    “怕我抢?”

    不得不说,陆曼汝虽算得上高挑,但那点身高对于王沉庚那就算不上什么了。

    此时别说是被遮得严严密密,什么也瞧不见,就连光线陆曼汝都觉得有点受阻。

    虽不知前头究竟是怎么一回儿事,但陆曼汝就不是个甘于安稳站于人后的人。

    此刻,她用手轻轻拍了拍王沉庚的后背,示意他退开。

    王沉庚纵然万分不乐意,但依旧没有违背陆曼汝的意思,抿了抿唇退开了些,勉勉强强地露出了陆曼汝的半边身子。

    还不待陆曼汝看清,前头的那个人就又往前走了两步。

    “咦,这不是陆小姐吗?”

    “我还倒是哪个小美人被金屋藏娇了呢。”

    “齐自清你说话注意些,免得图添了口舌之祸!”

    “哈哈哈哈……”

    齐自清浑不在意地大笑出声。

    “哎呀,王局长你哪回见了我不说我要有祸端啊!”

    话罢,齐自清声音也愈发阴沉起来,摆了摆衣袖道。

    “可我如今不是依旧好好的吗,纵使有祸那也是遇难呈祥,看来我这人天生命大,福运好。”

    “王局长还是别损我了,不过是浪费口舌罢了。”

    “这位齐先生的沉香木手串倒是很有意思啊!”

    陆曼汝第一眼看到齐自清的面相之时也是吓了一跳。

    活人阴面,阳寿已尽却未身死,也是奇哉……

    后来才注意到了他手腕上的那串珠子,竟是有大福蕴者替他以身续命。

    不过虽同为续命法但和之前的九转回魂阵却是大不相同的。

    此法虽也逆天改命,但并不阴损,在天道允许的范围内。

    “……我这木串确实很有意思。”

    齐自清看着对面的那位娇小姐直盯着自己手上的木串,右手不自觉地摸着把玩。

    “近来,听闻陆小姐的名头在上海滩更甚了些……”

    王沉庚见陆曼汝和齐自清竟站在那儿有了交谈的意思,心内不禁焦灼万分,忙找了由头把她劝走。

    “好了,汝汝马赛要开始了,我们先落座吧,不要再和这些闲杂人等多费话了。”

    陆曼汝略一思索,同意了王沉庚的建议。

    齐自清身上的问题很大,惹得她好奇的很,这事确实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弄清的,还是不要耽误马赛了。

    “陆小姐过会儿再见。”

    齐自清注视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笑意收敛。

    “有意思,有意思……”

    “他就是上海滩的齐老大?”

    陆曼汝翻了一遍脑海深处的记忆,不确定道。

    “……嗯。”

    “你俩有仇……不是,当我没说。”

    两人身份有别,一警一匪能没仇吗!指不定背后有着多少深仇大恨呢……

    “……你对他很有兴趣?”

    王沉庚想了一路还是没忍住开口。

    “他不是好人,你最好还是离他远点。”

    “看起来不像啊……”

    陆曼汝嗫嚅出声。

    “我觉得他是个将才。”

    这话王沉庚没听见,因为就在这时,靠西面的坐席里传来几声歇斯底里的呼救声。

    “汝汝,你先去座位上坐着等我,我去去就来。”

    王沉庚低声吩咐完后还不待陆曼汝答应就已窜出老远。

    嘿,你既没告知我坐席号又没把马票给我,你让我如何寻位?

    是就地卜上一卦测测方位还是她叫一声坐席就会应啊!

    陆曼汝站在原地跺了跺脚,最终还是决定跟上去凑个热闹。

    西面出事的那片坐席,群众已经纷纷离席,远远地散开,呈一个大圆圈包围着事故中心,并且这个圆圈还有迅速扩大的趋势,人们面上还大多显现着苍白惊恐之色。

    这是典型的被吓坏的样子,还一吓就吓倒了一片,看来不是她原先想的那般有人生病或是受伤。

    “王沉庚!”

    陆曼汝奋力地剥开人群往中心走着。

    “汝汝你怎么上来了,这里有危险你还是先离开吧。”

    话罢,王沉庚再次挡住了陆曼汝的视线,拉着她的手想把她往下头带。

    可是好奇心旺盛的陆曼汝又怎会肯依,甩开他的手一侧身就从他身旁绕了过去。

    躺倒在坐席上的是一位年轻的男人,长得油头粉面,瘦的有几分脱相的样子,身上还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古怪味道。

    “他是不是死了?”

    “他是自己死的,可不关我的事啊!”

    直到身旁又有人出声,陆曼汝才把目光从那具男尸上收回。

    看样子那是一名打扮时髦,穿着露骨的舞女。

    陆曼汝在心里暗暗思量着两人间不纯洁的关系,大概就如同唐朝时的外室一般吧。

    见陆曼汝是真的不愿离开也没有多害怕的样子,再加上现在凶手未知,他也不是很放心她一人独处就索性把她留在了现场。

    王沉庚趁着这会儿功夫,已经把最基础的问询给做完了。

    尸体的身份是上海滩富商曾家的二公子,今年也就二十许,吃喝嫖赌那是样样占尽,今日就是带着包养的情妇预备来这赌马的。

    就在刚刚也不知怎么着的突然发起疯来,自个儿双手掐在脖子上,竟是把自己活活给掐死了。

    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也太过惊悚,猝不及防地把周围人都给吓懵了,等到回过神来想要施救时,可惜已经为时已晚。

    “你猜他是怎么死的?”

    陆曼汝把尸体从头至尾地看了一遍后,心里也就有了底。

    王沉庚想到死亡时他发疯的过程,想到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吸食过量。

    产生幻觉时掐死自己虽不可思议,但也算勉强符合逻辑。

    “……吸死的吧。”

    话说一半时,意识到陆曼汝可能从未接触过这种东西遂特意解释道。

    “就是□□,他来这儿之前吸了很多,或许是过量了吧。”死了也活该。

    当然,这句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沉庚没有说出口。

    “不,不,不……”

    陆曼汝笑得意味不明,慢慢地摇了摇手。

    “我觉得他也是被鬼害死的。”

    “鬼!”

    王沉庚虽惊诧莫名,但也没急着否认,毕竟吃一堑长一智,对于陆曼汝说的话他是再也不敢不信了。

    短短一周内遇到的案子都与鬼怪有关,王沉庚都要开始对过去的自己起疑心了,不过好在此时并没有机会让他多分心。

    就在陆曼汝说出那一声“鬼”时,原本虽然十分害怕但还能勉强支撑的舞女,此刻居然惊呼一声,浑身颤抖得歪倒在坐席里,一副随时都会吓晕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前几日起他们就一直和我念叨有鬼跟着,我还以为是他吸多了产生的幻觉也就没当真。”

    那个舞女在陆曼汝的目光中勉强定了定神,回忆着这几日发生过的事。

    “他死了,下一个会轮到谁?我会不会也有事!”

    “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啊!”

    愈想遇怕,这会子舞女都有些被吓得魔怔了。

    陆曼汝以指施力,点击在她眉心处,破了她的魔怔。

    静待一会儿后,舞女的眼里渐渐恢复了清明。

    “谢谢这位大师。”

    仅此一遭,舞女也看出了陆曼汝的不凡之处,诚心道谢后一个劲儿地往她身边靠着,好似把她当辟邪符来使了。

    “你刚刚说的是他们?”

    王沉庚的思绪一向条理分明,谨慎小心,就连刚刚舞女陷入魔怔时说的话他也是认真听后,细细地分析过的。

    “是。”

    舞女小声地吞咽着口水,片刻后才小声开口。

    “其实就是和曾二少一块儿抽大烟的那群少爷。”

    “白家大爷,孙家的小少爷……还有……”

    舞女话说到这里时顿了顿,看着王沉庚的目光有些畏怯不敢开口往下讲。

    “……是还有一位先生没错,但他的身份我不敢说。”

    “现在不敢说,是打算等他死了再说吗,到时你就不怕他的家人不放过你!”

    舞女面色纠结万分,最后思来想去还是说出了口。

    她凑近了陆曼汝,附在她耳畔报了个名字。

    陆曼汝眼底划过一道暗芒,没想到居然会是他。

    民国第一大少,杜总统之独子杜天威。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