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_ 第四十八章 宋秉爵,你混蛋!-

时间:2021-02-05 01:2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莫小妞小说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第四十八章 宋秉爵,你混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昏暗的夜色。



    原本清冷的月色也被掩藏在了云层后,天地间,昏暗一片。



    慕晚安被男人死死地压在身下。



    男人身上作恶的气味和汗臭味沁入她的鼻尖,她的恐惧已经泛滥成灾,想要维持的冷静已然荡然无存。



    她死死地咬唇,被压得动弹不得,趁男人肆意打量她的当口,猛然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



    男人一怔。



    周围围观的流浪汉瞬间哈哈大笑。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目露凶光,狠狠地朝着地上“呸”了一声,“撕拉——”一下,用着一股蛮劲,就扯开了她的领口。



    点点白皙暴露在空气里,慕晚安冷得发抖,心更冷。



    猝不及防,男人一个耳光就打在了她的脸上,她被打的耳朵嗡嗡作响,不等反映,下半身的裙子就被男人拉开了拉链。



    “滚!”她咬着牙,想要将男人推开。



    男人高大体壮,如山一般压着,她的反抗毫无效果可言。



    “啪——”



    一颗眼泪到底是没有忍住,从眼眶里砸了出来。



    她害怕,她后悔。



    在这一刻,她前所未有的后悔,如果她没有和宋秉爵谈判,如果她没有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去追小偷,或许,她不会遇到这一切……



    宋秉爵……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拂过这个名字,她的眼泪越掉越凶,心里的绝望近乎要将她淹没……



    她用力全力地反抗,却不敌那个男人一丝一毫。



    直到她的手被男人狠狠地揪住,固定到了头顶,就好像判决了死刑,她心如死灰,双目空洞地看着天……



    耳边是男人的粗喘。



    身上是男人粗糙的抚摸……



    还有那群人,幸灾乐祸的笑……



    “呕——”连忍都不想忍,就在男人的唇瓣凑过来的那一瞬,她直接呕了出来。



    被那么来了一下,那个男人也猛然一滞,连禁锢着她的手也松了开来。



    慕晚安连忙要从他的身下逃开,反而,在她彻底脱离的那一瞬,她抬起眸看向前方的时候,却猛然滞住。



    就在不远处,本该在医院的男人出现在那里。



    他的身影颀长,整个人仿佛隐藏在夜色里,唯有那双眸,隐隐浸透着冷漠和冷意。



    冷漠。



    那一瞬,原本以为自己要得救的慕晚安一滞,所有的感觉仿佛被掏空。



    冷。



    浑身彻骨的冷,比刚才她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还要让她感觉到了冷。



    她忽然想到之前在医院和他说的话。



    她说:他们要保持距离。



    她说:让他不要再管她的事情。



    而如今,就仿佛要验证她所说的那番话,她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而他出现在她面前,无动于衷。



    胸口的酸涩蔓延,她浑身忍不住颤抖,但想要求助的话,在那一刻,却完全说不出口。



    不等她反映,被她呕了一身的男人咒骂了一声,直接一扯,扯住了她的头发,将她又拉进了怀里。



    慕晚安恍若未觉,就这么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下一秒,她就看到男人看了她一下,随即迈开了脚步,转过了身。



    她浑身如置于冰窖里。



    也是,就算他找到了她,那又如何。



    这边那么多人,人多势众,他就算救她,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正常人都会选择视而不见,更何况是他……



    明知道会如此,她还是忍不住呜咽了一下,痛苦地难以自持。



    身后的男人已经要将她的外套脱下,就在她的裙子被彻底退下,最后的防线要彻底失守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明知道男人已经走远,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呜咽地出声——



    “宋秉爵……”



    “宋秉爵……”



    “宋……秉爵……”



    就仿佛想要给自己一点勇气,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直到近乎绝望。



    恍然间,她甚至失怔。



    就在她以为自己彻底完蛋,闭上眼的那一瞬,就听到一声闷哼,压在她身上的重量猛然一轻.



    周围的调笑声也戛然而止。



    就仿佛有预感一般,她猛然睁开了眼睛。但不等她看清四周,就被男人压进了怀里,外套套住了她整个头。



    男人身上熟悉的薄荷香袭来,她怔怔,如同破布娃娃似的,被他抱紧。



    她的脸被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胸前,她的鼻子被压得疼痛,她却仿佛没有感觉,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她被他救了。



    她被他救了。



    在彻底确定自己得救了之后,前所未有的崩溃袭来。



    她的情绪大起大落,难以克制地抱住了他,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紧紧地抱着他,一丝一毫都不愿意松手,就仿佛落在悬崖边的人,死活都要住那个救命的树枝。



    “宋秉爵……”她一路哭着喊着他的名字,眼泪要命地往外砸。



    及时赶到的韩修早已经派人制住了现场。



    宋秉爵脸色冰冷,抱着她往外走。



    直到被抱进车里,慕晚安依旧收不住情绪,更不愿意放开他。



    “宋秉珏……”她颤栗不已,不断地叨念着她的名字。



    忽然,盖在她身上的外套被人掀开。



    她红着眼眶,对上了男人毫无情绪的黑眸。



    下一秒,原本的哭声戛然而止。



    就算她眼里的恐惧和委屈还未退散。



    “宋……”对上男人漆黑的眸,她脑海里逃脱的理智微微被收回,她颤抖地启唇,随即止住。



    下意识地想要从他的怀里抽离,却还是因为害怕,没有行动。



    她刚开口,就见男人紧紧地抿唇,随即伸手,将外套-紧紧地包裹住她。



    男人双眸,嵌着愤怒,和杀意。



    她衣不蔽体,点点白皙外露,头发-浪乱,双目红痕,怎么看,都让人有种蹂躏她的冲动。



    慕晚安情绪复杂,下意识地避开他打量的眸,刚要收回自己的目光,下颚就被男人轻巧地捏住。



    双目对视,慕晚安清晰地在他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狼狈,冰冷的话从男人的嘴里吐出:



    “下次还敢不敢?”



    下次还敢不敢?



    这话一出,原本忍住眼泪的慕晚安顿然越发觉得眼角的酸涩不堪。



    “你……什么意思?”她颤着声音,问道。



    “说和我保持距离,说让我不要再管你的事情,说……”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慕晚安的眼泪再一次落下。



    原本的指责收住,化为懊恼。



    甚至,强持的冷冰也不复存在。



    他再一次将她抱进怀里,紧紧地要仿佛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想到就算是刚才那样的情况,她都不愿意叫住他,他就恨得不能自已。



    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



    他恼她倔强,怒她总是想要将自己和她分的很清楚。



    可是,就算再恼再怒,又如何?



    其实他在刚才转身的时候,就后悔了……



    他不该让她那么绝望的。



    所以,他刚才就是在惩罚她?



    所以,他明明能够救她,他还故意那样做?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



    那一瞬,慕晚安没有忍住,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一直挤压的情绪瞬间爆发。



    她张开嘴,猛然咬住了他的肩膀,如同小野猫似的,发泄着自己的愤懑。



    “宋秉爵,你混蛋!”她泪眼婆娑,眼里满是委屈。



    “是,我是混蛋。”



    他确实是。



    男人承认,随即感觉到肩膀上的疼痛,却只发出一声闷哼,依旧没有松开抱着她的手,任由她撕咬。



    车内寂静,只有女人咬着发出的呜咽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晚安才缓缓地停下。



    察觉到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之后,她猛然一顿,随即又想到他背后的伤,胸口堵着的那一口气一泄,她整个人僵住了。



    “对不起。”她沙哑地开口,诚心认错。



    刚才的气焰消失,整个人看着仿佛小白兔。



    见他依旧纵容地抱住她,她内心复杂。



    她明白,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她的问题,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



    可她依旧,忍不住牵扯到他的身上。



    “你的伤……”她微微从他怀里推开,深深地吸了吸抽噎的鼻子,闷声问。



    她垂眸,眼眶涨红地难受。



    “我没事。”男人一顿,随即将她松开,见她双目通红,身体依旧微颤,心里闷痛,还是没忍住,再一次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柔柔地安抚她。



    “不怕……”他低低地安慰,一如既往,不复之前的冰冷。



    那一股温柔就如同暖流淌进她冰冷的心,慕晚安闭眸,却没有挣脱,默默地在他的怀里流泪,宣泄这一夜的恐惧和不安。



    直到韩修处理好一切,她已然在男人的怀里睡下。



    将毯子紧紧地包裹住她,宋秉爵抬眸,看向坐到驾驶座上的韩修。



    “处理干净了?”他垂眸,见女人纵然在睡梦里也依旧蹙着眉,满是不安,目光更是冷然,倾泻着杀意。



    韩修颔首,不敢透过后视镜看后座的情况,而是问道:“总裁,我们去医院,还是……?”



    “去医院。”男人启唇,将女人抱进了怀里。



    闻言,韩修踩下油门,车子驶离原来的地方。



    而原来的小巷里,恢复了以往的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