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醉饮江山_ 第二十六章 青蛇胆-

时间:2021-04-07 15: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烦局神游小说醉饮江山 第二十六章 青蛇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两道身影极速掠过大雄宝殿。赵无安一路退去,独孤清平则是定了杀心,不把赵无安掏心挖肺决不罢休,因而穷追不舍。

    先前跟在独孤清平身后的六名黑衣官员,早就分为三批守在了三个门口,无论赵无安往何处退去,必然遭遇其中一支。

    退至大雄宝殿与药师殿院门交界处时,两名黑衣官员如同事先商量好的那般,一同向赵无安背后递出剑来。

    剑光森然,二人姿势整齐划一,显然是经过了无数残酷训练的好手。若非赵无安背后有洛神剑匣,只怕当即就要被刺成窟窿。

    所幸匣中剑意磅礴,赵无安犹如背后生目,早有准备。因而退势不减,两手向后捏去,竟是以食指与中指稳稳地夹住了两柄宝剑。

    出剑的黑衣官员都是一愣,彼此面面相觑。

    但赵无安并没有让他们的愣神持续多久。

    入了二品境,自身气机收放自如,诸如之前独孤清平那般凌空抽取一位僧人手中匕首刺入另一位僧人胸口的把戏,其实赵无安也会玩。

    胸中气劲一鼓一收,赵无安双手一叠,耍了个花样,刹那间两剑同时脱手,在空中互换,每个黑衣人手中的剑都反而刺入了对方肩头。赵无安则趁此机会,疾速从二人中间滑过。

    纵然独孤清平是不得不杀的魔头,这些跟随而来的官员总归命不该绝,赵无安仍是手下留情,仅仅废去了他们执剑的那只肩膀。

    却没想到紧跟在后的独孤清平一声冷哼,两手青蛇狂舞,刹那间将二人心口洞穿。

    赵无安瞪大眼睛。

    独孤清平神色不变,兀自狞笑道:“谋害朝廷命官,就是逃了也躲不过被杀的命。我倒要看看你这籍籍无名的新二品,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俨然已是笃信赵无安偷袭失败,一心想逃,所以才穷追不舍。

    赵无安面色凝重,轻唤道:“菩萨蛮。”

    一柄刚猛厚重的长剑冲鞘而出,悬在赵无安胸前。独孤清平冷笑一声,两手一扣,两只青蛇如疾电般席卷而来,逼近赵无安胸膛。

    说时迟,那时快,菩萨蛮刹那间横过剑身,以厚重身板挡住了冲杀而来的两股青蛇气劲。赵无安也骤然停止后退,凛凛立于药师殿大院之中。

    见赵无安不再逃跑,独孤清平也狞笑着停下了脚步。

    不过他双臂间游走的青蛇并不停歇,反而骤然间增长至如树木般粗壮,隔着三四丈的距离,向着赵无安铺面而来。

    “白头翁!”

    又一柄飞剑冲出剑匣,带起一阵浩荡青光,与独孤清平两臂青蛇悍然冲撞,将整片空间都晕染成一片青色。赵无安凛然立于青光之后,身形也随之扭曲。

    独孤清平心念微动,粗壮的青色气劲又刹那间缩小至箭矢般粗细,力劲却暴增十倍,转瞬间就将白头翁击飞出去。

    独孤清平冷笑道:“你还能有几把飞剑?”

    孰料白头翁激起的满天青光消散之后,赵无安竟然已经不在院中。独孤清平瞪大眼睛,仔细一瞧,才发现他竟然已缩进了药师殿内,似乎仍是要寻路逃走。

    “休想离开!”独孤清平双袖一振,踏地直飞出去,如离弦之箭般一鼓作气冲进了药师殿中。

    赵无安甚至还来不及反应,他与独孤清平之间距离就只剩下短短一丈。

    独孤清平两袖一抖,一直盘踞在他双臂之上的青色气劲如逢敕令,刹那间飞散开去,气丝如影笼罩赵无安全身。

    独孤清平狂笑道:“后生不妨尝尝看这地狱里头的剥皮之刑!”

    随着独孤清平的冷厉话语,散逸在大殿中的青色气丝瞬间凝为尖利锋刃,密密麻麻向着赵无安直杀过来。青色锋刃笼罩四面八方,赵无安无处可逃。

    千钧一发的瞬间,赵无安甩下身上暗红剑匣置于地面,以掌心猛然按在大匣之上。一道环状剑气砰然勃发,青色锋刃刺及赵无安周身三寸时,便如逆水行舟,遭到极其强硬的阻隔。

    独孤清平眯起眼睛,略有些意外:“护体真气?你这新二品,悟性倒还不错。”

    御气离体是一回事,凡至二品境界皆可做到,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以真气凝于身侧,在周身形成一圈护体气息,则又是另一回事了。一来真气难以掌控,极易散逸,凝聚出一件不大不小的武器就得颇费一番功夫,更何况是在周身形成一圈浩大气墙。即便是入二品境界近十年的独孤清平,也不敢说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以真气护体,做到毫发无伤。因而见赵无安不费吹灰之力挡下他的得意招式,心中也颇感意外。

    若不是借助洛神剑匣,赵无安当然也绝无可能挡下独孤清平这一招。但匣中剑意皆是取自洛剑七与林芸这两位绝顶天才。剑道之上,只怕前后三百年,再无人比他们理解更深。

    只要洛神赋尚在匣中,便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磅礴剑气,随时随地,只待赵无安心念一动,便是蔚然气象。

    三品之前,赵无安难以轻易御气,也就只能把洛神剑意当作是探路的工具,用来试探敌方动向。但既然入了二品,能够御气离体,自然也就能在自身可承受的范围内,将匣中剑意聚拢至周身一圈,形成护体真气了。

    一招过后,独孤清平也是折损不少,一向引以为傲的体内气机循环竟隐隐有衔接不上的架势。赵无安周身护体真气把他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心中暗道一声此子不可小觑,独孤清平便猛然一踏地面,向赵无安直扑过来,俨然是速战速决的架势。

    十九岁才净身,入宫便只能做些最末等的工作。若不是靠着一张白净的脸与能说会道的嘴讨好了前太后,独孤清平也决计坐不上如今这个位置。

    先皇驾崩,留下九位顾命大臣,独孤清平不在其中,却已买通其中四位。暗中除去前任掌印太监,又将领兵黄书握在手中,独孤清平才换来这一本青蛇秘笈,艰难修炼到如今地步。

    他一直是头独行的孤狼,残忍嗜杀,心机百转。即使胜券在握,独孤清平也绝不会松懈一丝一毫。

    你何时见过野狼与猎物嬉戏的?那是猫的习性。真正的狼,只会张口就把你的脖子给咬断。只有滚烫的血溅了一身,狼才会知道自己活着。

    当上大宦之后的独孤清平很讨厌自己这身赤红蟒袍沾血,一旦脏了,这件衣服便立即弃去不用。既然杨虎牢已经如此贴心地弄脏了自己的衣服,那他倒不介意杀个天昏地暗,将身上蟒袍染得层层叠叠。

    独孤清平嘶声咆哮,大片的青色纹路自他裸露在外的肌肉上显现。乍看似是皮下青筋,但仔细一瞧,那些青色的丝线却又在他身上疯狂游走,恰似无数尾灵活的小蛇。

    他猛扑而来,犹如厉鬼索命。

    赵无安弹指一挥,鹊踏枝与虞美人这两柄最为灵巧的剑便飞了出去。同时匣中剑意收束,赵无安驭其余几剑尽数回匣,仅仅伸出手,握住了悬在身侧的苏幕遮。

    苏幕遮似有所感,修长剑身微微颤动,剑上流光迸现。

    赵无安道:“断情!”

    一道凛然剑气自他手腕处猛然爆裂开来,犹如银环缠在他的手心之上。环中无端生出一条银色细线,如雨滴坠地般向前飞速延伸,很快便触及苏幕遮剑尖。

    赵无安飞身而出,居然正面迎上了独孤清平,手中苏幕遮剑光大盛。

    独孤清平狞笑道:“是知道无路可逃,决定放手一搏了?”

    鹊踏枝与虞美人刺入他左右两肩琵琶骨,却如撞到钢铁一般,迸溅出刺目光辉。孤独清平一声暴喝,竟是直接将这两柄利剑给弹了开去!

    赵无安赶紧分出两股气劲,隔空接住鹊踏枝与虞美人,心中暗道不妙。独孤清平虽心性不佳,但毕竟浸淫二品境界多年,只要内力充裕,一身金刚不坏体魄可说是难以破坏。

    之前杨虎牢能刺伤他,多半也是钻了独孤清平大意的空子。而今独孤清平已是全神贯注与赵无安对敌,再想出其不意,只怕是难上加难。

    独孤清平出手狂蛇,青色气劲化作一条长鞭,凌空向赵无安抽来。赵无安翻身躲过,左手捏出剑诀,鹊踏枝与虞美人半空回环,再向独孤清平袭杀过来。

    独孤清平皱起眉头,怒喝一声,周身气势暴涨,眉心出现一块深黑刻印,周身青色气劲几乎已经浓郁转为蓝色。

    气劲边缘,万千游丝更是须臾之间狂乱犹如猛火,咬住鹊踏枝与虞美人,拼命噬咬其上赵无安的气机。

    赵无安面色一沉,险些控制不住这两柄飞剑。

    还好未有驭出更多飞剑,光是两柄便已控制不住,险些被独孤清平以气打气虎口拔牙,若是再多分一处气劲,只怕便要被尽数拔去,得不偿失。

    高手间过招,便是如此,即便赵无安有这一套精妙无匹的驭剑之术,若是无雄厚气海支撑,也只有被人蹂躏的份。

    苏幕遮已然接近独孤清平胸膛,赵无安转手,勾出一式剑花。

    独孤清平胸前磅礴气海骤然幻出青莲,显然是被苏幕遮剑意笼罩,周身气机已然出现破绽。

    但独孤清平又岂会如此大意。他双手一并,迎难而上,竟是生生夹住了赵无安手中长剑。

    青色气劲如吐火般,顺着苏幕遮剑身一拥而上,刹那间就烧到赵无安手上。赵无安吃了一惊,下意识缩手后退,苏幕遮竟就这么被独孤清平一把夺了过来。

    方一夺过苏幕遮,独孤清平肩头两抹气劲霎时化作九天惊雷,高高扬起至大殿梁柱之上,冲着赵无安当头砸来。赵无安手中无剑可御,只得仓惶后退。

    脱手的苏幕遮似有所感,剑身剧颤,宛若凄厉哀鸣。

    独孤清平狂笑道:“你空有这一身驭剑法门,却学艺不精。死在我这青冥天雷之下,也算你的福分!”

    随着他一言既出,药师殿顶,青色气劲悍然凝为一道巨大漩涡,从中不断降下凛然天雷,直朝赵无安头顶打来。

    这天降擎雷的架势实在是太过耸人听闻,赵无安凝神收气,在狭小殿内不断寻觅地点躲避。

    独孤清平体内气机好似无穷无尽,空中青雷巨力也令人震惊。狭小雷电在空气中极速窜过,刹那间便粗壮如柱。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久达寺药师佛像从中裂为两半,尘埃四起。

    “后生,能与我斗过二十招,也算你天赋秉异。”眼见赵无安已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独孤清平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大有停手之意。只不过这温和,只是源自那居高临下的蔑视罢了。

    独孤清平傲岸道:“此时出来献降,我倒可留个情面,替你向皇上求情。若是皇恩浩荡,留了你一命,我独孤清平倒也不介意再多只走狗。你尽管放心,跟了我,保你一世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虽然已经起了纳贤的心思,独孤清平却未有丝毫松懈,凌厉青雷仍然在药师殿顶无道肆虐,两尊菩萨像也被当头劈开,祥云彩印碎裂一地,药师佛的泥塑头颅,从高空轰然滚下。

    赵无安御起浑身劲气,将那半空之中的佛头给炸了个通透,自己则踏地倒飞,脚起惊雷,落在佛座之后。

    头顶青莲凝聚。

    赵无安冷冷道:“要我替那皇帝卖命,倒不如死在这里。”

    独孤清平微微一怔,旋即狞笑道:“倒是个狂儿。”

    “我此生不慕荣华富贵,此生不图天下平安。”青色雷霆掀起的迷雾中,赵无安的声音冷冽坚决,“此生所愿,便是天下再无罪孽。此生所愿,便是天下无安。”

    独孤清平哼道:“少年轻狂!以你一己之力,还能倾覆我大宋王朝?”

    赵无安淡淡道:“我说的无安,和你说的不一样。”

    “在造叶国,安煦烈一家当了一百四十年的皇帝。那些欲图谋反起义、建个清平盛世之人,所定暗号,便是天下无安。”

    头顶有青雷滚滚,身侧菩萨佛陀法身尽碎。

    赵无安却端立佛座之后,周身长发轻扬,眸瞳清澈无垢。

    “造叶横征暴敛,瓦兰治国无信,契丹尚武轻文,大宋矫枉过正。”

    “阴谋诡计、明争暗斗,四朝向来若此。王朝若在,罪孽与之便如唇齿,挥之不去。但以孓然一身,又如何能与王朝为敌?”

    “我所愿天下无安,即是愿这天下再无罪孽,众生安乐。便是明知自己挡不住这江山烽火,又有何妨?”

    独孤清平眼底血丝浮现。

    “这是我的宏愿。”

    独孤清平嘶声道:“痴人说梦。”

    “确实如此。”赵无安点头道,“但我偏要做到。”

    下一刻,他白衣微动,于莲座之上轰然袭来。

    独孤清平的双眸猛然瞪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