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以庶为贵_ 第九十六章 章节名还是难-

时间:2021-04-07 19: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蛮杏出墙来小说以庶为贵 第九十六章 章节名还是难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君未染的狗鼻子很是灵巧,很是轻松的躲过一**的巡逻军,又鸡贼的选择凌晨时分离开,黑不溜秋的夜色里,她躬着身子,背了一个大包袱,捏手捏脚的向着军营外走去。

    在路过贺兰音的营帐的时候,她身子顿了顿,保持着躬腰的身子不变,机器人一样的转了过来,双手合十,朝那边拜了拜。

    随后,脚底跟抹了油似的,撒丫子就跑,那小身影,别提就有多欢快了。

    说她没有武功吧,那翻墙跨栏跳跃翻身的姿势还挺快,说她有武功吧,爬树钻狗洞的姿势也忒不优雅了。

    贺兰音站在军营的高地,眼角抽搐着望着那抹在黑夜里浮浮沉沉的小身影,终于叹息一声,恨铁不成钢的捂住脸。

    夜莺的面上肌肉也抖动个不停,无语的望着那跟解放了的猴子一样的身影,轻声道:“小庄主,不拦下染姑娘吗?”

    “罢了,战场毕竟不是开玩笑的地方,她要再跟着一起过来,输的很有可能是我们,”贺兰音望着那抹逐渐消失的身影,语气有一丝幸灾乐祸,“姑娘长大了,总归是有自己的思想的,随她去吧。”

    夜莺眨巴了一下眼睛,心里默默的替自以为欢快的君未染点了根蜡烛,能被小庄主嫌弃,也是个不容易的主了。

    贺兰音不语,叶翾说要将小狐狸带走之后,她就想到了君未染,本来还想劝慰一下那小丫头,没想到人家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见她依旧欢乐,她也是宽慰的,但还达不到放心的阶段。

    她眸子里的神色逐渐沉了下来,一动不动的望着远方。

    无论如何,那夜沧冥占了君未染便宜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即便是染染自愿的,君家,包括她在内,都一定要向夜沧冥讨个说法。

    只不过现在还没摸清楚那丫头的心思到底是如何,总归是不好直接出手,那么也只能等一等。

    否则让那几个宠妹狂魔知道,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鸡飞狗跳的事情,处理好便罢了,处理不好,受到伤害的,依旧是这个心性单纯却异常顽劣的女孩。

    贺兰音等了一会儿,转身道:“走吧。”

    而就在她们两人掉头回去的时候,不远处的一颗树上,莫羽转过头望着懒洋洋躺在那里的男子:“小公爷打算何时见少夫人?”

    那面容懒散,吊儿郎当,一身湖蓝色衣衫的俊秀青年正是先前骑着马消失的白肃清,他此刻躺在离莫羽不远处的树枝上,双手枕在脑后,双腿交叉,就那么懒散的躺在比他身材粗一点的树枝上,全然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

    闻方,他轻嗤一声,显然极为不在意:“我师姐骁勇善战,武功高强,人又聪明,长的还漂亮,性格独立,很有主见,也只有殿下傻不拉叽的以为她什么都需要帮衬!”

    莫羽嘴角一抽:“方才主子在这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啧,”白肃清朝他翻了个白眼,竟与贺兰音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么,是如何都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失了里子面子的,小爷我若是出现,那岂不是打了殿下一个巴掌?这会儿子我师姐好不容易才跟他关系有点儿进展,我那么纯真善良的一个人,又怎么会打扰他们呢?”

    莫羽心里骂了一句不要脸,面上倒没什么表情:“明日就要大战,这你该出现了吧。”

    白肃清闭上双眼,悠闲的打了个哈欠,怎么也不瞧他:“你有管小爷的功夫,不如去盯着那个叫苏日娜的女人,小爷我的右眼一直跳啊跳的,总觉得有些心慌。”

    本就冷的天气因为他的这一句话更加的冰寒,莫羽的脸色沉了下来:“不用小公爷提醒,我自然会盯着她。”

    “那就好,”白肃清又打了个哈欠,显然极为困乏,朝他不耐烦的挥挥手,面色嫌弃:“赶紧走吧,别打扰小爷睡觉。”

    莫羽嘴角一抽,心道这大冷天的睡在这里也不怕冻死,不过白肃清这个人看起来大大咧咧没个正经,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每每大家都觉得没什么希望的时候,他总归会跳出来搅和一下,事态便会有了生机。

    这也是他在南凉横着走的原因了。

    而能影响这位小公爷心情的人,除了少夫人之外也就只有那位叶家小姐,可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莫羽到底是不知道的,他叹息一声,也不戳破他,径直离开了。

    ......

    因着准备充分,贺兰音回去后没多久,乌达格多便找了过来,当两人走到场中的时候,大军已经准备好了。

    与她之前设想的一样,与林宇昕之间近两个多月的拉据战消磨了军中大多的耐性与士气,贺兰音甚至还能瞧见有的人偷偷的打了一个哈欠。

    若是放在以前,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她心中微沉。

    乌达格多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身份在那里,擅长用兵,对于驭兵之术深有造诣,当即便让副将孙二狗提了烈酒过来,一番激昂的词一说,众将士们的士气也就逐渐的被提起来了。

    虎将牵来了他们的马儿,乌达格多与众心腹动作划一的整齐上马,那威武的身姿毫无疑问最能唤起人们骨子里的热血,直到出发,草原的勇猛之兵恢复了七七八八。

    贺兰音和叶蓁蓁跟在乌达格多的后头,叶蓁蓁提了一把银枪,驱马走到贺兰音的身边,左右瞧了几眼,低声道:“你那个弟弟呢?”

    她说的是乌达兰,贺兰音瞧了一眼,摇了摇头,“不知。”

    叶蓁蓁却是松了一口气:“不来也罢,看你弟弟那面相就知道不适合战场,又更何况这一场是绝对的厮杀,他若来了,还真不能分神去保护他。”

    贺兰音意外的瞧她一眼:“你何时会看面相了?”

    “这么多年,你以为只有你成长了么,”叶蓁蓁凑近她,低声道:“抢手的地位也该换换主人了不是?”

    “对,是该换主人了,”贺兰音低笑两声,双眼微眯,望着一望无际的草原,低叹一声:“回去之后就给你寻一个出彩礼能将整个草原都覆盖的人来,怎么样?”

    叶蓁蓁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你是想将我卖几回?”

    还整个彩礼覆盖草原,这得有多少?怕是整个大陆的男人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的金银珠宝吧!

    果然不管过了多少年,贺兰音这厮就是令人这般讨厌!

    贺兰音但笑不语,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夜莺却是沉默了下来。

    别人不知道,但她对于贺兰音极为熟悉,每每贺兰音心中有事的时候,她总会跟着周围的人调笑,用来舒缓心中的压力。

    可是临出发之前还好好的,小庄主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

    贺兰音嘴角挂着笑意,淡淡的看着前方,但心里面一股子不安感越来越强,她眼睫轻颤,忽地朝后方望了一眼。

    兵队在临晚之前到达了战场,林宇昕也接到了消息,依旧以塞罕之名出兵,贺兰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北辰琰的意思。

    但这是乌达一氏和塞罕一氏的恩怨,她实在是不明白北辰琰硬插一手是什么意思?怕是有一半的目的是在她。

    毕竟当年,她可是跟着叶翾一起‘造反’的。

    说来也是奇巧,在她决定跟叶翾回去的时候,夜莺逐渐讲述了三年前她一直都不曾去调查的事情。

    将北辰老皇帝气死之后,那魏滢母女就将场中瞧见他们的将士尽数杀光,还给北辰琰种了一个蛊。

    由北辰琰亲自向天下宣告,闯进城来的是在临边界蛰伏了数十年的胡人一族,他们趁着八大势力散沙,叶将军府和林将军的人出关的时候闯了进来。

    京中好男儿皆上战场,留下一堆老弱病残,于是那些个在府里颐养天年的老将领们纷纷出动搞敌。

    这其中包括白府的白云鹤白长生,叶将军府半疯半癫的叶震,两位前大将军首领带着禁卫军以及一从热血男儿奋勇杀敌,最终守住了北辰,却也相当的惨烈。

    据说那天血流成河,整个天地仿佛都浸在了血色当中,鲜血从城东流到了城西,所过之地,百姓悲恸。

    那一天的损失尤为惨烈,死了很多的人,两大前将军统领战死,甚至连纨绔风流只知东躲西藏的白肃清都丢了性命。

    在边疆抗敌,正在与周边犯境小国抗战的叶家大小姐叶蓁蓁听到噩耗,当即从马上摔下来,被一剑穿心而死。

    而最令人唏嘘,也是最令人伤心的,就是贤王府的叶世子,大病初愈,还未享受一刻好日子的精彩绝艳的少年郎,也一身紫甲提枪上场,最后同那群英雄,消逝在战场。

    消息一出,全城悲恸。

    贤王北辰青云贤名在外,多数百姓都受过他的接济与救助,人们对于贤王的爱戴甚至超过了对皇帝的爱戴,所以在他唯一的血脉叶翾死去的时候,便自发的在自家的门前挂上白灯笼,为那可怜早逝的魂魄守灵。

    “北辰琰麾下能人异士居多,再加上他本身的意志力超乎常人,最后竟然将那蛊给解了,不过依属下来看,怕是当时情况紧急,那魏滢亦是没有仔细的去挑选蛊毒。”

    “北辰琰的蛊解了之后,自然了解到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当即大怒,但之前的说法都是他自已散发出去的,形势已定,他又刚登基,羽翼未满,推翻自己的定论万害而无一利,也就默认了这样的事情发展。”

    “他这几年来都企图打压姑爷,也得亏姑爷手段强悍,没有叫那北辰琰占一丁点的便宜,那北辰琰怕是要气的半死。”

    夜莺说这句话的时候笑的很开心,贺兰音很是头痛的打断她:“我还未成亲,你哪儿来的姑爷?”

    夜莺登时就不说话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在夺位这方面,魏滢母女的确是好样的,比起她的不管不顾,不闻不问,倒是显得忠心异常。

    而她最后却是要回归南凉,与叶翾一起一同打压这忠心异常的母女俩,有的时候她甚至在想,这样真的好吗?

    每当这么想的时候,她总会不经意的瞧见莫羽眼巴巴望过来的视线,头便觉得更疼了。

    想来那姓叶的一定想到自己会因为这个产生退缩之意,是以才会让莫羽留下来跟在她的身边吧。

    “小庄主也莫要烦恼这般多,”夜莺知道她是因为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烦恼,瞧了眼四周,凑到她的身边道:“据属下查探,那对母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们意图控制姑...额,南凉太子殿下,想要效仿东闽,做个女掌权呢!而她们之所以选择南凉下手,一定是看上了南凉太子的容貌,江山美男双收,这个诱惑,绝对大!”

    贺兰音差点没被气笑,没好气的看她一眼:“你如何得知的这般清楚?”

    夜莺脸上浮现一抹神秘,凑的更近了些:“小话本子上都是这么说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